营业时间

全国服务热线

公司门店地址

网址:http://www.ycanzc.com
网站:凤凰彩票

白冰冰之女绑架撕票案:媒体关于利益与道德的

日期:2019-02-14 浏览:

  

白冰冰之女绑架撕票案:媒体关于利益与道德的角逐

  原来,早在17日,白冰冰出门交付赎款时,就被媒体记者尾随,两家电视台的转播车和几辆采访车更是一直紧跟其后。见到这样的景象,狡猾的绑匪自然是不会露面的。发现被媒体肆意跟踪,随行的警察立即下车对身后的记者们破口大骂,但媒体记者却叫嚣 “你们不撤,我们就不撤”。之后的两天里,绑匪先后7次变更交款地点,但每次都有直播车跟踪,绑匪不敢现身。

  白案中,部分台湾媒体记者自始至终扮演着负面角色,面对警察的责骂与白冰冰的哀求,他们置若罔闻,在人质未获安全时,就发布新闻,置人质安危于不顾。而在确认白晓燕遇害消息后,媒体报道内容更是巨细靡遗,其中《中国时报》甚至刊登了白晓燕惨遭凌虐的尸体照片。正是媒体的粗暴介入,导致绑匪知道白冰冰已经报警,最终残忍撕票。媒体成为了激怒绑匪,致白晓燕于死地的间接凶手。

  1997年4月14日,就读于林口乡醒吾中学二年级的白冰冰之女白晓燕,离家上学后就不见了踪影。事后据路人回忆,大约早上7点半钟,正是学生上学时间,白晓燕被三名男子包抄围堵,抓进了一辆面包车。随后绑匪飞车离开了现场。

  如此残忍的虐待与杀戮手段,真是令人不忍卒读。不忍的原因不光是血腥,更因为真实。白晓燕的死亡曝光,彻底激怒了台湾民众,在媒体的反复渲染下,白案引发了民众对台湾治安败坏大规模抗议游行。

  赶到现场的法医认定,白晓燕的死亡日期是4月18日前后,也就是说绑匪在打完责问的电话后,就残忍地撕票了。

  就在警方商量接下来的应对办法时,有媒体记者拿到了卓懋祺家中的电线日零时开始,法新社、英文中国邮报、中视等十多家媒体纷纷开始对陈进兴展开接力采访,陈进兴在全世界观众面前侃侃而谈了几个小时,讲述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,并为他的罪行狡辩,坚称自己冤枉,白晓燕是吃月饼不小心噎死的,并非他们杀死,这一切显然与尸检报告大相径庭,但采访记者为了尽量多地套取他的言论,吸引受众关注,居然以近乎讨好的方式进行提问,致使不少观众开始对罪犯抱有同情心理。

  台北警方得到情报后,行刑大队于第一时间派出霹雳小组迅速赶往卓懋祺住处,一番激战之后,陈进兴开枪打伤了卓懋祺和女儿梅兰妮,台北刑警大队队长挺身而出,主动与陈进兴交涉协商,成功将伤者背出送往医院救治。面对危在旦夕的当事者,媒体记者不但不肯让出绿色通道,反而一拥而上,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以前,我总以为,与新闻学最接近的学科当属中文,直到读研时,导师告诫我们,新闻学类似于历史学,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,中国人一向看重历史,信仰历史,相信好人流芳百世,恶人遗臭万年。而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感其实也与史学家的历史责任感雷同,那是一种源自于内在良知又受制于外在社会的压力与使命。

  女儿死后,白冰冰时常来到她生前就读的学校门口,缅怀从前与女儿一起的快乐时光。可别人的孩子放学回家,自己的女儿却永远回不来了。她一个人在家时,女儿的欢声笑语仿似依旧回响在耳畔,可眼里见到的却只有女儿冰冷的遗照。

  看到女儿鲜血淋漓的手指和求救信,究竟应该报案还是私下向绑匪交付赎金呢?白冰冰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无助的她,在经历了一番挣扎权衡之后,最终还是决定报警。

  曾经,我读到一本书中的内容,时隔多年,仍记忆犹新,甚至连其中细节也记得太清晰。

  我定定神,深呼吸一下,为了打破内心的恐惧,我问和我一起过来的同学知道这个案子吗?她点点头。我又问,这个白冰冰是不是演了《婆媳过招》和《家有仙妻》的,同学肯定地告诉我,对,就是她。

  听到这个答案,刚刚好不容易平复的心绪终于又被眼前的真实和淡淡的熟悉所打乱,我的心底又平添了几许阴沉的惊秫感,正如书中所言“两股战战,几欲先走”。

  15日晚,绑匪来了第二通电话,此时距离绑架已经过去36小时,驻守白家的警员立刻绷紧了神经,开始追踪电话来源和具体位置,可电话那头的绑匪极其谨慎小心,只是压低声音问了一句,钱准备好了吗。

  而与此同时,警方这边也出现了极大的纰漏。白晓燕死亡四天后,也就是22日,绑匪假称白晓燕还活着,通知白冰冰在新竹体育场交赎金,十几辆警察分头南下,等到达新竹地区,行动组才发现,手里的通讯设备无法使用,抓捕只得不了了之。24日,警方通过监测查出了绑匪电话的拨出地址,位于自强路和忠孝路附近,警方立即展开了收网行动,可最终只抓到了一名女子张素真(歹徒陈进兴的妻子),绑匪早已获知消息逃之夭夭,警方的收网行动居然会走漏风声,后来才知道,原来早在警方确定行动计划时,他们的电话通讯内容早已被绑匪窃听到了。

  台北警方接到白冰冰报案后高度重视,警政署署长姚高桥亲自指挥成立“0414专案”小组,当晚警察就进驻到白冰冰家中,还从台北、桃园调集700多名警员参与此案,如此的兴师动众让嗅觉敏锐的台湾媒体察觉到,白冰冰家中定是出了极具新闻价值的大事。

  然而11天之后,4月28日,有人报案称,在台北县(后更名为新北市)泰山乡中港大排的一条排水沟中发现了一具浮尸,警方连夜赶往现场打捞查看,经过多方验证最终断定,死者正是白冰冰17岁的女儿白晓燕。

  此外,媒体还将警方在官邸外面的所有部署进行曝光,使得待在卓家的陈进兴可以通过电视转播清晰地看到这一切。最终,警方无奈之下,只得派出陈进兴的妻子张素真出面游说,陈进兴终于在妻子的陪同下,走出官邸缴枪投降。至此,历时220天的白案终于宣告完结。

  那是我读大三时的一个晚上,在图书馆正为毕业论文查找相关的案例。我的专业是新闻学,论文内容是关于媒体伦理与社会责任的。那晚,我随意翻看了几本书后,就被一个“台湾明星白冰冰之女绑架案”(简称为“白案”)所吸引。书中用了整整一章来介绍这个案件及台湾媒体的表现情况。一口气读完后,我的思绪完全被血腥残忍的案情及媒体的冷酷所充斥,久久无法自拔,抬望眼间,仿佛灯火通明聚满学子的图书馆也变得阴森恐怖。

  尽管后来,台湾媒体遭到了社会大众的严重谴责,但是对于白晓燕这个无辜的少女来说,再多的指责和道歉都挽不回一个花季少女的生命,她被残忍杀害时,距离她17岁的生日还有2天。

  17日,绑匪又打来电话,要白冰冰一个人出去交赎金,在场的亲朋建议她对绑匪说自己不会开车,绑匪立刻挂断电话。不久又打来电话质问,你敢骗我?你女儿说你会开车啊!听到绑匪这句话,白冰冰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了,因为她知道女儿还活着。

  后来的论文中自然引用了这个案例,论文通过后,思绪被搁浅,这个血腥的故事终于沉浸在我的脑海中,很多年都不再记起。直到前几日,翻查一本资料,不经意间又看到了对这个案件的剖析,于是我思量着,或许应该把这个事情拿出来再评说一番。

  高天民死后第二天,陈进兴决定孤注一掷,干一件风云色变的大案。他来到台北市行义街154巷,持枪闯入南非驻台武官卓懋祺家中,挟持卓家一家五口,此次入室挟持涉及到外国人质,升级为国际事件。陈进兴还要求卓懋祺的女儿梅兰妮给国际媒体打电话,希望将事情进一步扩大。消息一传开,大批的媒体记者又一次蜂拥而至。

  就在两名歹徒四处流窜期间,好莱坞电影《变脸》在台湾地区热映,或许是受到了电影中整容变脸的启发,歹徒找到一家整容医院做了双眼皮缝合及丰颊手术,手术完成之后,他们又杀死了实施手术的医生与护士。

  根据张素真所透露的情报,确定了三名凶犯的身份,他们分别叫陈进兴、林春生和高天民,警方发布全台通缉令,追击绑匪。而三人也开始在岛内亡命,并继续作案。直至被捕杀,三名绑匪又犯1宗勒索案、9宗强奸案和2宗杀人案。

  在后来法医出具的尸检报告上,清晰地写着,经法医推断,白晓燕是死后被落水沉尸,其左小指第二节前段砍断,缠有细铁丝及纱布,呈红肿瘀血发炎,由此推断,绑匪在砍去她的手指之后,只是用纱布和铁丝进行了最简单粗暴的止血。尸体腹腔内出血约500至800毫升,为生前重钝击伤,这足以证明,白晓燕生前曾遭受殴打,导致内脏破裂,这也是她的致死原因。进一步尸检还表明,白晓燕在生前遭到了歹徒的强暴。

  面对记者的围追堵截,白冰冰哀求他们千万不要将此事报出来,但明星之女遭绑架如此吸引眼球的新闻,他们怎能错过。就在第二天,《中华日报》、《大成报》抢先报道了白冰冰女儿遭遇绑架的新闻,随后,台湾数十家媒体近百名记者蜂拥而至,围堵在白家附近,实行蹲点式实时报道,周边的旅馆几乎爆满。

  后来,白冰冰成立了“白晓燕文教基金会”,并积极参与各种儿童公益活动。“晓燕看到我所做的一切,也会感到开心的。”白冰冰终于将丧女之痛与永久的怀念,化作了实实在在的动力,继续为天堂里的女儿,做一些有意义的善举。晓燕若有灵,也该安息了吧。

  晚上,白冰冰接到绑匪电话,电话中的男人告诉她,要想见女儿就立刻来龟山墓园。于是白冰冰在家人的陪同下,急忙赶到墓园,当晚这个地方除了幽暗昏沉的灯光,空无一人。转了几圈之后,大家终于在一级石台上找到一个包裹,白冰冰迫不及待地打开来一看,里面有一截沾满了血迹的手指。白冰冰大惊失色,包裹从她手中掉落在地,同时掉落的还有几张女孩的裸照,和一封女儿亲笔所写的求救信。

  11月17日,台湾警方接获线报,说绑匪高天民出现在台北石牌的一家按摩店里,随后赶到现场的警员又与高天民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枪战,这一次无路可逃的高天民举枪自尽。此时,“白案”三凶,只剩下陈进兴一人了。

  钱自然是指之前白晓燕信中所写的500万旧美钞,当时台湾发行的货币以新台币为主,旧美钞几乎绝迹,要想短时间内凑齐是不可能的。接到电话后,几近崩溃的白冰冰要求立刻听听女儿的声音,绑匪播放了一个女孩读报的录音。听到录音的白冰冰心头一紧,难道女儿已经被害了吗?

  那么,从绑匪打第一通催款电话到白晓燕尸体被发现,这10多天里,警方究竟在干什么?绑匪为什么会在没拿到钱的情况下,就轻易撕票呢?

  信上写着:妈妈,我被绑架了,现在很痛苦,你一定要救我,他们要五百万美金,不可以连号,要旧钞票,不可以报警,要不然性命休矣,等候联络。这封信字迹潦草,应该是白晓燕在手指被切之后,忍着剧痛所写的。

  从警方进驻那天开始,白冰冰家里的电话就整日整夜地响个不停,来电话的不是凶恶的绑匪,而是好奇而狂热的媒体记者们。

  白冰冰当时是台湾著名的歌手兼主持人、演员,以唱歌起家,曾到日本学习歌舞,有“台湾的山口百惠”之称。此外,她还担任很多综艺节目的主持工作,在台湾地区拥有极高的知名度。明星的孩子被绑架,这无疑是一条爆炸性新闻。

  8月19日,林春生和高天民在台北市现踪,歹徒拥有强大火力,与警方展开激战。警匪巷战时刻,媒体记者也纷至沓来,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街头火拼进行了报道,台视新闻进行了数次直升机转播。参与这场枪战的警力多达300人,在付出一死两伤的代价后,击毙了林春生。警匪激战过程中,一名警员不小心从5楼跌落,现场媒体记者以为是警员中枪跌落,他们一窝蜂地包抄过去进行采访,由于围堵拍摄,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几乎寸步难行,而高天民趁乱混入人群,骑走了路边的摩托车,逃离了现场。



王者好莱坞

联系方式丨CONTACT

  • 全国热线:
  • 传真热线:
  • Q Q咨询:
  • 企业邮箱: